全球民众抗击一种新的病毒,叫Violence

多伦多妈妈网编 作者:小熊笨笨 2020-06-02 09:41
大家都知道了,因为新冠疫情Lockdown,美国有个在夜总会做保安的黑人同胞被lay-off,不像加拿大人能领2000一个月的CERB了,没钱了疑似用20美金假钞去店 ..
大家都知道了,因为新冠疫情Lockdown,美国有个在夜总会做保安的黑人同胞被lay-off,不像加拿大人能领2000一个月的CERB了,没钱了疑似用20美金假钞去店里买东西,被店主打911报警,四个白人警察来后,将其铐上手铐后,直接面朝地上摁死了。
 
此事引发美国民众抗议,并在几天内席卷欧美全球。
 



 
一米九八的大个。北卡出生,休斯顿长大。高中时是校橄榄球队主力,成功打入1992年全国橄榄球决赛,同学们亲切叫他“大傻”(Gentle Giant,温柔的大个子)。
 
读大专时在校队打篮球。他有个好友,叫斯蒂芬杰克逊,被NBA选上了,他没有。毕业后,捣鼓了一下嘻哈说唱,也没成名,就踏踏实实过普通人的日子,去找工作了。2014年,到明尼阿波利斯,在一家挺有名气的拉美风情的夜总会做保安。
 
做了五年。



 
这个摁死他的警察肖万,下班时间也在这家夜总会做,做了十七年。所以他们可能认识。说这家夜总会,搞个黑人主题的趴,肖万变得很激动,显然此人是个种族主义者。
 
明尼阿波利斯,虽然是个以白人为主的城市,但是九十年代以来,涌进大量非洲尤其是索马里难民,成为索马里裔在美国最大聚居城市,有“小索马里”,或“小摩加迪沙”之称。
 



 
不过,我们看到,大傻并不是个我们通常以为的黑人小混混,他是个体育特长生,大专毕业。他有正职工作,而且一干就是五年。他还是两个孩子的父亲。他有两个女儿,仍然在休斯顿。
 
由于新冠,明尼苏达州和美国其他州一样进行lockdown,发布Stay-at-home 禁令,所有餐厅、酒吧、夜总会都关门。就在几个月前,老板还把这个夜总会卖了,换了新owner。一朝天子一朝臣,大傻失业。
 
不知道他有没有得到川普发的那1200美金。每人只发一次性1200美金,在这个百年大疫下,显然是不够的。
 
 
事件回放:
 
上周一(5月25日),大傻开车去一家店买东西,店主认出一张20美金假钞,报了警。
 
我看了视频。大傻的车停在路边。车上副驾驶还有一个,后座还有一个女的,都是黑人,被警察赶了下来。警察叫大傻下车,大傻似乎不情愿,但没有身体上的反抗。被铐上手铐,下了车,那么大个个头,体壮如牛,可以打NBA的身板,也没做任何反抗,非常顺从。
 
可能美国黑人都知道,你栽在白人警察手里,一不小心可能被弄死。
 



 
然后送去上警车。又来了两个警察,其中就有肖万。本来戴上手铐的大傻已经被送上警车了,肖万又把他抓出来收拾。两人在同一家夜总会做保安,如果认识的话,肖万有公报私仇或耀武扬威的嫌疑。
 
在同事的帮助下,将大傻面朝下压在警车排气管后下方。这还不够,肖万还踏上一只脚,用脚膝盖压着大傻的脖子,让他窒息和不能动弹。这个动作十分危险,但是肖万面带笑容,轻松如常。
 
大傻从未反抗,只是不断叫我呼吸不了,我呼吸不了,求求你,不要杀我。肖万不为所动。旁边的同事说差不多可以了,肖万说没事,继续搞。说是已经压到断气了,还压了2分多钟,一共压了8分多种。
 
送医院就死了。
 
警方却说,是大傻反抗拒捕,后看了网上视频,证明警方说谎。警方又说大傻当时神志不清,尸检官又说大傻有健康问题。四个警察也只是被解职,一开始也没指控。
 
黑人怒了。上街游行。然后才只抓了肖万一人,给了个三级谋杀指控。
 
什么玩意儿是“三级谋杀”呢?
 
我们只听过一级谋杀、二级谋杀,“三级谋杀”是什么鬼?美国的“三级谋杀”,说是因为“一种颓废的堕落的冷漠”(depraved indifference),明知道这一行为很危险可能让对方死,但依然坚持去做。
 
这TM不就是一级谋杀或二级谋杀吗,然后他们叫“三级谋杀”。这些有种族主义倾向的白人警察,一旦对栽在自己手里的黑人,都有一种“颓废的堕落的冷漠”。万一你和他有过节,就更惨了。你说黑人敢反抗么?
 
这些年美国黑人受够了,又在新冠期间,更加没钱了,社会矛盾将显得更加激烈,大家都出来抗议示威。
 



 
有人甚至把明尼阿波利斯的警察局烧了。他们压根不相信警察。
 
事发以后,全美的大城市,黑人都起来抗议游行,其中也不乏白人支持者。和警方发生冲突。在这一个过程中,也有一些人趁火打劫,砸开街边店偷东西抢东西。
 
美国总统川普却火上烧油,你说你敢抢,我就敢开枪。全美15个州和华盛顿特区已经宵禁,这一场抗议示威还在继续,并席卷全球。从伦敦到柏林,从奥克兰到多伦多,欧美各国民众都在声援大傻,希望还世道一个公正。
 
 
本来美国这些事儿,正是加拿大所力求避免的。加拿大之所以比美国更好,其中一个原因,就是以美国为鉴,不想变成美国那样。虽然比美国好些,但就在美国大傻案之后两天,多伦多也出事了。
 



 
有个29岁的黑人小妹(Regis Korchinski-Paquet),有癫痫和心理健康问题,上周三(5月27日),发了癫痫后,与妈妈吵架。
 
妈妈一急,就打911,让警察上门帮忙,把孩子送精神病院。以前遇到这种情形,都让警察来帮忙过。这次几个警察来了后,在楼道里和她们母女聊了几句,小妹突然说要回屋上厕所。警察就跟了进去,但不让妈妈和小妹的哥哥进去。
 
没几分钟,小妹就跳楼了。这事儿说不清楚。警方说是小妹自己跳的,妈妈说很可能是被警察推下楼的。哥哥说妹妹是基督徒,不可能跳楼自杀。所以这事儿也闹大了。
 
多伦多警方正在调查此案。不像美国大傻那个案子,有路人甲拍下视频,上传到网上。



 
在这个节骨眼上,周六多伦多黑人起来游行示威,主要是为29岁的黑人小妹伸张正义,同时还有美国的黑人佛洛依德。
 
蒙特利尔爆发了更大规模的抗议示威游行,并有暴力。温哥华举行了和平抗议。
 
这个事还没完。
 
它告诉我们,暴力是一种更大的病毒,叫Violence virus disease。暴力这个东西,其事好还。一个警察的非法暴力,会引来民众的抗议暴力。
 
暴力就是这么传下去,一个传一个,一波传一波。新冠病毒即使好了,暴力这个病毒,会一直在人类社会存在。
 
除非我们建设compassion society。如果那个白人警察肖万,但凡有一点compassion,他就不会把大傻压到致死。你再恶,也就差不多行了,但一点同情心没有,就会变成残酷,比残酷更残酷的,是冷漠。
 
所以所谓的“一种颓废的堕落的冷漠”,导致他人死亡,其实是谋杀,比谋杀还谋杀。因为冷漠比残酷更残酷。冷漠,是你完全不在乎眼下这些生命,你觉得他们的生命不值一提,笑着杀人,比咆哮着杀人,这个罪恶比残酷大多了。
 
 
已有466人阅读

新闻快报

24小时人气排行

最新文章

热门帖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