育空招待所里,多数是咱同胞哈

多伦多妈妈网编 作者:梨花姐姐 2020-02-09 18:42
周五两个航班抵达八师,290个房间的育空招待所,住下215人,隔离14天,现在情况怎么样了? 都是些什么人,你好奇吗? 不要好奇哈。 ..
周五两个航班抵达八师,290个房间的育空招待所,住下215人,隔离14天,现在情况怎么样了?
 
都是些什么人,你好奇吗?
 



 
不要好奇哈。
 
看这张照片,大多数都是我们的华人同胞。分两个飞机来的,加拿大政府的飞机先飞,坐了176人,美国的飞机帮忙带了39人。
 
两批都已经住下。相当于撤回了三分之二,还有三分之一,2月10日星期一撤。
 



Chinese Canadians占大多数,而且多为我们国移。还有一小部分永久居民和临时居民。

对咱老中来说,都是Chinese,都是同胞哈。好多家庭,都是有的入籍,有的没入籍哈,我们自己比谁都清楚。

有老外吗?也有。有混血家庭,有去武汉工作的,有去武汉留学的。不过回国过年的老中是主流。

去年圣诞和今年春节离得特别近,谁知道请个长假回国过个年就中招了呢?

也有特别幸运的哈,比如武汉人撒贝宁,又没上央视做主持,往年都是回家过年,今年因为加拿大的老外老婆给他生了一对龙凤胎,今年就跑加拿大过年了,躲过一劫。不过他关心他在武汉的父老亲友。


关于此次撤侨,渥太华大学的兰教授,有一些亲身经历分享。







Christopher Lan,2001年获得西安大略大学生物工程博士学位,现为渥太华大学生物工程系教授。
 
今年春节,和老婆、孩子一起回湖北老家过年。上周三,他们一家开了四个半小时的车,在距离机场还有7公里的地方,遇到拦截,警察告诉他们,加拿大撤侨飞机推迟一天起飞。
 
没地方去,他们一家就在车上睡了一晚上。当时气温是0度左右。
 
上了飞机,就安心了。回到加拿大,住进育空招待所,兰教授发视频感谢了加拿大,感谢了所有相关人员,但也提出两个小问题:
 
一是觉得接待他们的红十字会员工的自我防护级别不够,担心他们的安全;另一个,他们一家三口是成人,安置在同一个房间,不仅拥挤还有更多风险。
 
兰教授的儿子30岁,是成年人,应该给他们家分两个房间才对。
 
就是一点小纰漏。兰教授已经报告上去,希望能给解决一下。
 
其他都没什么。他们一家都保持积极乐观的心态,兰教授在隔离的14天,每天还要原地踏步2万步。
 
 



 
黄先生毕业于渥太华卡尔顿大学,家在渥太华,是RCMP的一名软件开发员。他有一个不到2岁的女儿。
 
老婆、女儿都在加拿大,妈妈是加拿大永久居民。今年春节,他陪妈妈回家处理房子。
 
上周四,他们直接去的天河机场。母子俩的名字,不在加拿大撤侨包机的名单上。不过很快,加拿大大使馆通知他们,上了晚一些的美国政府撤侨飞机。
 
很幸运。
 
黄先生很感谢。母亲年纪大了,如果独自留在武汉,万一染病,那不得了。现在他们一家人,在渥太华很快就会团聚了。
 
 
大家对在育空招待所的隔离都表示理解、接受、支持,对八师和红十字会的接待处理,也很满意。虽然大多数人都是Chinese,每天吃的都是鸡肉、牛肉三明治等西餐,都没什么特别意见。
 
加拿大已经做得很好了,你总不好要求八师的炊事班给咱做中餐吧?
 
 
接下来2月10日,会去接剩下的人。不是每一个都那么幸运。有些加拿大的同胞,很关心自己在武汉的亲人,是否可以上最后一班撤侨飞机。
 
 
温莎的李女士,父母都已八十岁,是加拿大永久居民。本来一直住在温莎的,今年春节回武汉去过年,探亲访友。现在被困在武汉。
 
他们这种情况,按之前的政策,是不可以上撤侨飞机。李女士很着急,正在积极联系政府,看能否网开一面。但这事儿似乎归国内管,加拿大和国内协商,国内同意才行。
 
卑诗省高贵林有个混血家庭,老婆和9岁的女儿是加拿大永久居民,这个春节老婆带着女儿回武汉过年。
 
按之前的政策,孩子是加拿大公民,她们母女就可以上撤侨飞机。可是小孩也是永久居民,怎么办?
 
这位先生也很着急。他是老外,但也受制了。
 
 
一说起撤侨,176、39,只是两个冰冷的数字。看具体的案例,具体的人,才有血有肉。就是和我们一样的人。这些是他们遇到了,下次是我们遇到了呢?
 
加拿大老外对咱这些撤侨的老中都这么好,咱们老中对自己的同胞,应给与更多的理解和支持。
 
祝育空招待所的同学,平安健康,14天眨眼就过,很快就可以和在加拿大的家人团聚。
 
 
已有138人阅读

栏目

24小时人气排行

最新文章

热门帖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