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111,五个一看小红花里的世界

多伦多妈妈网编 作者:梨花姐姐 2019-11-10 11:07
11111,五个一,有没有? 每年此时,小红花唱主角。不过战后已经过了七十年,两次世界大战的老兵几乎全已作古,大家一边在缅怀庆典,一边感 ..
11111,五个一,有没有?
 
每年此时,小红花唱主角。不过战后已经过了七十年,两次世界大战的老兵几乎全已作古,大家一边在缅怀庆典,一边感觉大家又皮痒痒了。
 
现在没以前那么纯粹了。从对小红花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。如今的价值观比较混乱。认为政治正确是过头,反政治正确,也过头。现在大家似乎又不能统一,什么是对,什么是错了。
 
举几个案例:
 
英国17岁小女孩烧小红花
 



 
年轻人为了在社交媒体搏出位,吸引眼球,总是故意晒一些“大逆不道”、“冒天下之大不韪”的事来。比如多伦多的“吊车女孩”、“折凳女孩”。
 
英国有个“烧花女孩”。她是去年国殇日烧的,现在又被翻出来。烧了个小红花,发在twitter上,秀给大家看。小视频里还有拍摄的小伙伴们问,“你对女王怎么看?”
 
女孩彬彬有礼回答:“F*女王!”
 
此举引起英国众怒,小女孩不得不在Twitter道歉。但是谁都知道,就像多伦多的“折凳女孩”,她要的就是这种社交媒体时代众人瞩目的感觉不是么?
 
说不定粉丝还增加了呢。在一个混乱的时代就是如此,你越作,越获益。老老实实、规规矩矩,反而被打压和嘲弄。
 
 
烈士文山市议员沽名钓誉
 



 
大多伦多列治文山市,今年在Downtown的电线杆上,挂了一些缅怀veteran的红色旗帜。在我们印象中,和在我们理解中,这些荣誉归于在战争时期阵亡的将士,或活下来的退伍老兵。
 
可是其中一个旗帜上,看上去,像是已经去世的一个二战老兵,而实际上是列治文山市的一名建在的市议员。此哥只是三年前,获得了皇家加拿大军队一个预备役资格。
 
这样一名政客,占了为数不多的旗帜中的一个,不知道是不是满足自己的虚荣心,和变相宣传自己。
 
你说英国17岁小女孩烧小红花做事不地道,那么这位列治文山市的议员呢?
 
 
LGBT小红花
 



 
今年,网上还悄然出现了LGBT小红花。因为LGBT社区认为,有好多LGBT军人,也为国家做出牺牲,要纪念。
 
曼尼托巴省有所中学搞活动,老师要学生佩戴LGBT小红花,有两名女生拒绝了,被做停学处分。两名女生不服,在网上发布了声明:



 
她们就想戴传统的小红花,认为在加拿大已经有一个月庆祝LGBT社区了,就不要再染指1111国殇日了。
 
 
是不是感觉有点混乱?
 
在过去,刚刚经历过战争伤痛的年代,大家没这么乱。小红花就是小红花,鲜血就是鲜血,和平就是和平。几乎没有人有争议,没有人有什么不同看法。人们认同军人的service和牺牲。
 
不过如今混乱了。有些战争不见得正义,有些军人也不见得就是role model,以往坚守的一些价值观,一方面被有些人轻蔑、鄙视甚至抛弃,一方面一些人矫枉过正,甚至有道貌岸然者混入其中,真真假假分辨不清。
 
清者不能自清,浊者大行其道。这种混乱,可能也是个过程。在历史上,无数次,一遍又一遍发生。
 
现在,不过又开始轮回而已。气候与石油,贸易与壁垒的争斗,也是如此才。从我们亲身经历来看,一般70年,屁股就又会痒一回,讲再多的道理都没用,屁股痒了就是痒了。

还有一个复杂的平行世界,只做最简单的事,这一天,只剁手。
 
已有118人阅读

在线杂志

24小时人气排行

最新文章

热门帖子